心下喜悦之极

时间:2020-06-04 16:58 点击:139
雪梨花那日从家里走廊飞出后,发现自己倒是没有地方可去,住了几夜旅馆后,发现身边毫无分文了。可是她又不屑用迷惑术去抢钱,而且上次迷惑术施展失败后,让她自己也没有了自信。此刻已是黄昏,她在公园里游荡着——自己可是饿了一个下午呢。她咬着嘴唇,冷冷瞪掉了两个想和她搭讪的男人。就在此刻,她忽然听到对面学校的铃声响起来,然后隐约感觉到一阵熟悉而强大的真元波动。她凝神看去,却是看到龙永正走出校门。她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向龙永走去。龙永本来想在下课后陪栅枕一起走,送她一段路的,可是一转眼栅枕早就跑没了,他知道她是故意的,当下也不强求。此刻看到雪梨花向他走来,当下奇怪不已。雪梨花走到龙永面前,面色冰寒说:「付少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」龙永心下诧异,忽然间想起了梦雪,便说:「是你妹妹的事情吗?」雪梨花哼了一声,说:「此处不是谈话的地方,去那边的九龙宾馆吧。」「九龙宾馆?」「我是说吃晚餐!」龙永看着面前的七八个空碟子,然后诧异地对雪梨花说:「还要吗?」「勉强饱了,真是的,都饿坏了。」雪梨花意识到什么,猛得闭上嘴巴,然后一本正经地说:「下面我们要谈正事了。」龙永心下好笑,说:「说吧。」「这个,你欺负了我妹妹,是吧?她的感情损失费,然后我的精神损失费……」「你的精神损失费?」「你不觉得我为了一个失恋的妹妹,天天关心安抚她,难道还不累吗?还害得我睡旅馆,你要赔偿——呃,十万……」龙永奇怪着说:「睡旅馆?」「哼,」雪梨花大声说,「就是你害我睡旅馆的!」这话一出,餐厅里所有的人都诧异地看着雪梨花。雪梨花怒不可遏,猛得在桌下狠狠地捏着龙永的大腿,然后双眼里都透出「都是你害我出丑」的火光。她从那天和龙永接触后觉得龙永的性格不错,而此刻她在龙永面前也不顾忌。龙永把真元移动到被她手抓住的腿部,那雪梨花捏龙永的大腿不动,又不好发火,只好把手伸回来。龙永忽然觉得眼前生气的她,更是可爱。虽然很难把那个在他耳边亲昵地喃喃私语的女孩联系起来,但是看到她的这般小女孩心态,他忽然间有些喜欢上了这个女孩。龙永此刻含笑着说:「雪儿,和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?」雪梨花听到这个称呼,猛得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,脸上飞起了红晕,她那日为龙永辩白是出自真心,而且她说话很直,便说:「那天我为你辩解了一句,就被梦雪数落一番,于是我一赌气就翘家了。」龙永想到别的女孩居然能为他辩白,心下喜悦之极,脱口而出说:「应该的,应该的。」「应该的?」雪梨花生气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,他居然不同情自己的遭遇!然后她重重哼了一声,说:「我应该翘家?」龙永忙说:「我是说你为我辩解,让我很高兴。让你在外奔波了几天,我很过意不去。要不这样,我有个套间,离这里不远,是以前无意里买下的,我几乎没去那里住,要不就赠给你吧?」「真的?」雪梨花掩不了脸上的兴奋,她自幼学习诱惑术,很少出门,人情世故方面其实都像一张白纸,而且父亲神神秘秘,家里并不富裕,只好和紫雪同挤一个房间,修行的事情自然有些不方便。但她此刻马上瞪了龙永一眼说:「那你以后进房间前,一定要按门铃,还有,把那里所有的钥匙都给我。」龙永微笑着说:「这是自然的。」雪梨花心下兴奋,她有一种直觉就是付龙永不会碰她——他有阴霾之气,可是在那样的场景下都不会碰她——她忙补充说:「以后你要是碰到紫雪或者梦雪千万不要告诉她们说见过我。」「好的。那我现在就带你去。」走出了餐厅,雪梨花看了看那辆豪华轿车里的春儿,马上说:「我们自己去,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住那里。」龙永苦笑不已,便吩咐让春儿先行回去,春儿连续两夜被龙永用亲吻练功,此刻一脸柔情说:「是。」雪梨花见了很不满意,说:「你的司机怎么这么温柔?」龙永也不答话,便带着雪梨花向他印象里的那个套间走去。待到了套间,雪梨花一脸兴奋地看着套间,然后大声喊着:「我有自己的房间了!」她看着四室一厅,心里想着自己肯定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,让梦雪后悔那天的举动,让她好好担心担心自己。龙永买的这个套房的小区所在地,环境异常舒惬,里面都是紫色建筑,还有怡人的花园。此刻他把钥匙递给雪梨花说:「我就这么一把钥匙,改天我去小区管理处把户主改成你就可以了。」就在此刻,他忽然间觉得从雪梨花的双眼里透出一种紫色的光环,几乎蔓延了整个房间,然后把龙永压在最中央。又是诱惑术?这个雪梨花究竟想做什么?龙永把体内真元放出,然后抵抗那紫气,保持着心头的清明。只一下,龙永巨阙穴的真元就耗尽。龙永当下马上用巨阙穴去吸收空气里的真气。那真气挣扎了一下,还是缓缓纳入龙永的体内。就在此刻,龙永忽然感觉在他真气的吸收里,雪梨花慢慢向他靠来。那雪梨花面色惊恐,根本想不到自己竟然身不由己,一直到她和龙永紧紧贴在一起,她才觉得那种强烈的压迫力才消失。两人又是巨阙穴相触,龙永把体内的真元纳入她的体内,同时把雪梨花的诱惑术缓缓吸收进自己的体内。直待真元吸满,龙永这才缓缓离开雪梨花的身体。龙永忽然对雪梨花说:「你为什么要施展诱惑术?」他的声波一直钻入雪梨花的脑海里。雪梨花全身挣扎了一下,之后平复下来,面容忽然抽搐了一下,然后说:「我不相信上次诱惑术会失灵。」「如果这次施展成功了呢?」「那就让付公子在这里好好睡个觉,醒来他就会恢复的。」龙永发现自己居然能反通过那些诱惑术,对施术的人使用成功,当下大喜,又知道雪梨花并没有害她之心,便对雪梨花说:「你睡吧……睡吧……」然后把晕迷中的雪梨花放在床上,便离开了房间。走出那个小区,龙永忽然想到自己以前在山区连公交车都没乘过,此刻便投了一个硬币上了车,在上车后的那一刻,龙永忽然看到一双美丽可爱的眼神。那个眼神在看到龙永的瞬间,忽然露出了无限的欢喜。紫雪正站在公车的当中,她一手抓着吊环,一手拿着一本书。那是一本高一的数学,她今天好不容易才向别人借到的。她天生聪颖,而且对学习特别感兴趣,在小学连续跳了两年级,现在正值初三。今天坐车回家,想着晚上要拿花去翡翠公园卖——记得上次就是在那里遇到龙永哥哥的。付龙永——你真的是一个花花公子吗?可是我觉得你的笑容好温馨,你不会欺骗别人的感情,是吗?可是为什么梦雪姐姐会天天说你坏话呢?花姐姐那天赌气走掉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我想她一定很想念我的,花姐姐也为龙永哥哥辩白呢!可是花姐姐你就这样不要我了吗?紫雪一面想着,一面轻轻抓了抓手里的书。龙永哥哥,要是你现在出现在公车上和我在一起,那该有多好?就在她有了这样的念头时,紫雪看到了从车门走上来的那个少年,露出一种高雅的气质,不是龙永哥哥是谁?她拼命揉了揉眼睛,确信没有看错,嘴唇蠕动却发不出声音来。她那么期待和龙永见面,可是在看到的那瞬间,反而觉得手足无措。龙永走过去, 蓝月亮精选料免费大全轻轻捏了捏紫雪的鼻子说:「小雪儿。」紫雪感觉到那双温柔的手, 六合精选特马资料网全身兴奋地快要叫出来, 香港最准网站特马资料可是她却只是轻轻地叫着:「龙永哥哥。」龙永拿起她手里的书,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诧异地说:「你已经读高一了?你今年多大?」「我都十三岁了。今年才初三。」龙永又捏了捏她的鼻子,说:「提前预习,十三岁就初三——小雪儿你将来一定是个非常有成就的人呢。」「谢谢哥哥的夸奖。」紫雪忽然想起那天在医院的事情,马上说:「龙永哥哥,我们那天还没有拉勾呢,你后来也没去看雪儿……」龙永心头一叹,命运是注定他躲不开当小狗的命了。他伸出小指头递给紫雪。紫雪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,说:「如果哥哥以后不去看我的话,就是一只小猪喽。」龙永苦笑不已。忽然紫雪轻声说:「那我以后叫你小猪哥哥好不好?」「为什么?」「我知道龙永哥哥压根儿没想去我家呀,连问都没问我家在那里,肯定是不去了。」龙永笑着说:「你这个小精灵鬼。」他只好问:「你家住哪里?」「哼,没有诚意。」刚好此刻到了一站,一个乘客站了起来,龙永微笑着说:「你坐上去。」紫雪猛得把龙永拉过去,嘟着嘴说:「我不坐,我要你坐。」她的样子摆明了龙永不坐,她就不理龙永的意思。龙永含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子,然后坐在位置上,紫雪红着脸说了一下家里的地址。龙永记了下来,然后郑重地说:「所以你不可以叫我小猪哥哥哦。」紫雪心里想:人家才舍不得呢。但却没有说出来,此刻看到龙永眼神里忽然露出一股情欲来,心神一跳,好像自己的内心被龙永看穿了一样,忙低下头。此刻龙永心里暗暗叫苦,刚才从雪梨花那里吸收了诱惑术,此刻他知道自己双眼的反应。他只好闭上眼睛,强自控制自己的情欲。他猛得想说出雪梨花的事情,可是雪梨花交待过让他不准透露的,他只好作罢。过了半天,紫雪也没有发现龙永有什么动作,抬眼发现龙永正闭目养神,她羞红着脸,试探着把小手缓缓靠在龙永的椅背上。她的手伸得慢,像是觉得时间漫长之极,她猛得一咬牙,把手用力地靠在上面,龙永如果把身体靠下来,就会像枕在她的手上一样。她把手放过去,然后脸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可是内心跳动得厉害。又过了一会儿,车子停了一站,紫雪发现龙永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知道自己家不远了,而且也快到终点了——一想到如果龙永哥哥能把身体靠在自己手上,顿时就心狂跳起来。龙永忽然把身体稍微后倾,双肩轻轻碰上了紫雪的手,然后身体回复原状。紫雪全身激血流动,龙永哥哥他知道的——他应该感觉到的。她双手都强烈地颤抖着,眼看着站点又快到了,她按捺下激动,说:「龙永哥哥,能把那窗帘拉起来嘛?」龙永睁眼向她颔首,然后把身体侧过去拉上了窗帘。紫雪本想借这个拉窗帘的话,摆脱自己的尴尬。可是龙永哥哥如果侧身,肯定会看到了她的手放在那里!这样就像把自己的心事赤裸裸地呈现在龙永面前一样,她的脸红到了耳根,便把手缩了回来。龙永拉上窗帘后,把身体靠紧在椅背上。紫雪轻咬着嘴唇,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——龙永哥哥他一直知道的。她为刚才缩回手的决定后悔起来。她在这一刻,知道自己是喜欢上了龙永。又过了一站,到了终点。所有的乘客都下了车,龙永站起来,轻柔地对紫雪一笑,那一笑让紫雪心头又没来由地跳起来。此刻不经意间,她的头不小心靠在了龙永的胸口,忽然龙永身上一种很类似雪梨花身上奇异的芬芳、以及夹杂着浓烈的男子气息沁入她的心鼻。雪姐姐的气息?是幻想吗?就在此刻,那男子气息涌入她的鼻子,让紫雪的身体差点软了下去。走下车,龙永又捏了捏紫雪的鼻子,紫雪目光轻柔地看着龙永的背影。她犹觉得刚才若梦一般。龙永的背影已经没入了夜色,内幕资料但她依旧没有收回眼神。忽然间,手一松,书摔在地上,砸到了她的脚,她这才清醒。此刻,她又一次为了那缩回手的动作而后悔着。龙永其实根本没有注意到紫雪的表情,他刚才情欲不住地涌上来,只能强行压抑。下了公车后忙打的回到天渊花园。回到房间后,开门的是春儿,她看着龙永的样子大惊,连忙去拉龙永的手。龙永觉得握手处一片柔软,身体猛得有了反应。那春儿看龙永的样子马上明白了,她忽然轻轻扶着龙永的腰,然后轻轻在龙永的嘴唇上吻了一口。这下龙永再也按捺不住,身上的阴霾之气几乎控制着自己的身体,他猛得把春儿抱起,向自己的房间走去。春儿在耳边轻声呢喃:「爷,你好久没有宠爱妾身了。」龙永第一次听到春儿嘴里说出「爷」这个称呼,一种无限的征服感涌了上来。他用脚勾上房门,然后把春儿抛向床上。待春儿的身体「碰」地接触到床面的时候,龙永已经撕开了自己的衣服,扑了上去。两人嘴唇一触既开,然后龙永已经舔起她的耳坠了。春儿情不自禁地呻吟着,说:「爷,来吧。」龙永此刻本还在做最后一丝和阴霾之气的挣扎,这句话引出了他的兽行,他猛得把春儿的衣服撕开,一直到丝袜。窗前的那盆花不住地在风中摇晃,似乎越来越娇嫩。一只淡绿色的鸟儿从窗外飞过,似乎听到了房间里的呻吟,回头瞟了一眼,然后不屑地回头飞开了。和春儿水乳交融的那一刻,龙永忽然觉得体内产生了奇异的变动。各种真气在四肢百骸同时运行,不受他的控制而流动。那真气,竟然就像当初「色」第一段运行的情况。龙永心里大喜,身体还在和春儿纠缠着,却在体内感受着真气的流动。是,从巨阙穴出发,然后到百汇穴,之后通过气海,然后走过那些偏穴,最后和脚底涌泉穴的真气在丹田汇合!和「色」第一段的运行情况是一样的,只不过现在的真气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。难道异性之间的交合会产生「色」功的原动力吗?也不知过了多久,龙永的全身如被火浪给冲击一般,然后他忍不住抱紧春儿,身体痉挛着,直到春儿深深呼出一口气。默察体内的真气,发现已经无影无踪了,只是巨阙穴里的真气,竟又浑厚了一些。龙永觉得一阵阵倦意涌来,人还压在春儿身上,却已忍不住睡去。雪梨花一觉醒来,忽然觉得全身酸软,心下吃惊,这才想起自己对龙永施展诱惑术的事情,此刻她彷佛觉得龙永在她身上做了什么似的……她面色大变,难道说自己的身子已经被……她连忙去探看被褥,还好没有血迹,但是她马上想起一种可能,龙永占有她后然后换了被子……她轻咬嘴唇,想着龙永不是这种人,可是内心意识一直引导说龙永无法控制自己的阴霾之气。此刻阳光透过淡紫色的窗帘缝隙轻轻打在她的胳膊上,她的脸一阵阵的红晕。她想着自己一定要找龙永问个明白,可是当她起床的时候,她猛得觉得肚子一空——好像又饿了。昨天虽然拿到了这个套房,可是自己忘了向龙永要钱了。雪梨花看着空荡荡的四室一厅,忽然想出了一个美妙的主意。龙永沉沉睡去,醒来后看到春儿正贴在他的胸口,猛得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,当下面色羞红,觉得自己卑鄙无耻。可是当他看到春儿一脸幸福的样子,却怔住了。以前龙永只是把几个婢女拿来发泄,并没有产生情欲。昨天晚上的缠绵,让春儿清晰地觉察到龙永对她的怜惜,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轻柔,而且全身涌动着舒惬地真气。此刻她犹在梦里还挂着「美丽公主」的微笑。龙永站起身来,发现体内真元蓬勃——昨天的狂欢难道突破了「色」第一层的境界?龙永探察体内,发现果然如此,而且巨阙穴真元比原先充盈了一倍,当下几乎欣喜若狂。「色」突破第一层会让龙永脱胎换骨,龙永感觉到体内的阴霾之气好像减淡了许多,他看着甜梦里的春儿,把她搁在外面的手臂放进被子里。镜子里的龙永,脸上似乎找不到放荡的表情,面部的肌肉柔和,富有弹性。龙永忍不住像孩子一样轻轻捏着自己的脸颊。重生的快乐,摆脱了无法习武的悲哀,龙永看着春儿,涌起一阵阵的感激。看来,自己无需认为做那种事情是罪大恶极的,只要双方能得到禁欲的快乐,那又何乐而不为?——该死,居然为自己开脱,自己可不能像前身一样做个种猪!龙永一脸严肃地指着镜子里的自己,骂了一句。可是脸上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他。到了学校,龙永轻轻拍了拍春儿的手,说:「春儿,中午等我。」春儿脸上有些红晕,想着以往龙永在她身上「肆虐」后都是一脸的若无其事,而昨晚给自己第一次带来强烈的舒爽,今天对她还关怀备至,她连忙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,说:「是,爷。」龙永下了车门,忽然看到不远处正骑来一辆摩托车,那人戴着头盔,一头秀发披在双肩上。那人正是江梅瘦,她忽然看到龙永从车门出来,在那瞬间,阳光在他身边似乎如跳跃的精灵一般,把他整个人带出一种温柔的气息来。她心头一震。可是刚巧这么心神一乱,她猛得发现摩托车快要撞到前面的一个学生了,她连忙煞车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。就在此刻,龙永闻声知警,身形如飞,心念一动,那真元已经布满风融穴,脚在地面一踮,然后猛得弹起。说时迟,那时快。别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原地还留着龙永的残影,龙永已经跃到了学生旁边,反手一拉,握住那学生的手,然后右脚已经轻轻踢了摩托车的车轮一下。那个学生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要被摩托车擦到,一时脑海里一片空白,之后发现自己被一双手拉开,这才觉得心悸,差点哭了出来。龙永一脚把摩托车的速度踢缓下来,而江梅瘦急忙拿开头盔,下车走到那个学生旁边。只是此刻那个学生挣脱了龙永的手,羞涩地低下头,再也不敢看龙永。江梅瘦走到学生旁边,歉声说:「月琼,真对不起,让你受惊了。」她正是四大美女之中的月琼。月琼看到自己总是逃不了龙永的「爪子」,想着龙永一定对她打什么主意,只是眼前的事情可不像是龙永故意安排的——因为驾驶员是江老师。她此刻想到刚才的情况,忍不住后怕不已,面色顿时惨白。江梅瘦本是一脸的惊惶,此刻这才慢慢回复到冷静,她想不到龙永居然有这等身手,难道传言有错?她一面回想着这些日子龙永的表现,苦笑一声,说:「付公子,这次多亏了你了。」她知道龙永若在此刻乘机要求说中午请吃饭,她根本无法拒绝,再则对龙永的好奇心一起,她更不想拒绝。只是此刻龙永淡淡地笑着,说:「不客气。」便自走开了。江梅瘦看着龙永的背影,脸上一阵阵诧异。旁边的月琼看到两人奇怪的表情,猛得想到以前他们的水火不融——此刻江梅瘦轻轻拉着月琼的手,说:「月琼,今天为了表达歉意,我中午请你吃饭。」看着这个向来冰山似的美女的微笑,月琼身不由己地点了点头。就在此刻,又从江梅瘦嘴里吐出一句话来:「因为龙永是你的救命恩人,所以今天要你亲自去请龙永一起过来。」「啊……」这个害羞的小女孩不由低下了头,心里喃喃地:我才不会请他呢。但她嘴里却说:「好的。」龙永经过那个花坛旁边,忽然有种幻想,如果栅枕能天天在那里等候他该有多好?看着空荡荡的位置,他明知道不可能,可是还是想着她以后还会在那里等他的——她也许还会在那里等他,只不过,肯定是她又遇到了麻烦。龙永轻轻地叹息了一声。走进教室,看到了讲台上正在擦黑板的栅枕,龙永忽然觉得心头有些疼。栅枕是班长,这些本来应该是她做的,可是龙永此刻心里有一阵阵的不舍。阳光下她的背影更加柔和,她的人如同天边落下的仙女一般,每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。龙永忍不住走到她后面去,说:「枕,我帮你擦吧。」雪梨花想出主意后马上拿出龙永给她的房契,然后到了小区的物业管理处,那管理员恭敬地看了她一眼,听到雪梨花说要出租房间的事情,当下连连点头,说:「请问房租和期限怎么安排?」雪梨花说:「房租一个月三百吧?怎么样?」那管理员张开的嘴巴差点合不起来,一个月三百在这样豪华的小区?但是他马上点头说:「还好。我马上帮你把出租的信息和你房间的情况发到网上去。」雪梨花满意地点了点头,一面想着,紫雪以前天天卖花,一个晚上平均只能赚十元,而这次如果把其他三个房间都租出去,那岂非是赚翻了?她纯纯地笑着,猛得对那个管理员补充说:「一定要是女孩子。」只在一个小时后,萧灵就站在那个小区的门口,那个司机还一面向她禀告:「龙永昨天晚上就把这个女子带去那个房间,那个女孩子名字叫雪梨花,她的父亲……」那个司机支吾了一下。萧灵奇怪地说:「她父亲怎么了?」司机说:「他据说很像以前在hz风云一时的一个黑帮人物,那黑帮高手退隐了十五年,而他也在hz贫困潦倒了十五年……」萧灵嘴角带起一道微笑的弧线,说:「还有别的呢?」司机皱眉说:「我们只敢远远跟着,而且龙永像是一个高手,身上有奇特的内息,我们的人根本不敢靠近。大小姐如果真的想动手,我们一起安排好。」萧灵说:「哼,谁让你们动手了?如果有人对龙永哥哥不利,你们还一定要保护他!」那司机连忙说:「是,是。」萧灵看着这个小区,咬着嘴唇,心里说:你这个坏龙永,天天找女人,还在外面金屋藏娇,还一面对我柔情蜜语。哼,肯定是嫌我年纪太小了!坏龙永!死龙永!萧灵嘴里嘟囔着,忽然回想起那夜里龙永的温柔——他昨天只是把这个女孩带过来而已,龙永哥哥是不会随便和别人发生瓜葛的——她强行告诉自己要这么想。龙永哥哥把那个女人安排到这里,以后一定会来看她的,既然她出租了房间,我就租进去,到时候让龙永哥哥出乎意外!哼,等他看到自己时,眼里会露出怎么样惊奇的目光呢?——萧灵一面想着,猛得兴奋起来,于是忙向那个物业管理员走去。

  原标题:中国队首夺国象“国家杯”冠军,余泱漪荣膺MVP

  内斯塔周一首次在Ins直播中现身,与维耶里谈到了几个有趣的话题。他透露加盟AC米兰之前拒绝了皇马。

,,刘伯温精选一肖一码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zheks.com/1Qe0cI/26335.html
tag:心下,喜悦,之极,雪,梨花,那日,从,家里,走廊,

发表评论 (139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白姐必选一肖一码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