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一头秀美的披肩发

时间:2020-06-05 12:49 点击:111
春儿闭上眼睛,感觉着龙永的嘴唇的热气呼来,让她心神一荡——好熟悉的味道。她忍不住抱紧龙永,丁香舌和龙永交融着,而此刻,她发现自己全身一股奇怪的真元在体内涌动起来。难道龙永在炼什么采阴术?可是为什么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充盈?良久,龙永和春儿这才分开。龙永顿时发现自己的巨阙穴可以容纳的真元更多了,当下大喜,知道“色”功之名的由来了。他施展出真气,缓缓走过那些奇怪的穴道。不多时,他的身边就产生一片雪花,或者,产生紫色的雾,当龙永真气耗光后,继续和春儿接吻。春儿发现体内异变,真元越来越浑厚,更是惊奇。龙永试遍了全身那些奇怪的穴道,已是次日凌晨了。他此刻感觉到那巨阙穴可以容纳的真元比原来多了三分之一多,不由喜不自禁。此刻的他和春儿都疲惫不已,当下在床上相拥便沉沉睡去。一觉醒来已是正午,龙永醒来后发现春儿正睁大眼睛看着他的脸,此刻春儿顿时吓了一跳。龙永满脸笑意说:“趁我睡觉时偷看我的脸,该当何罪?”春儿乖巧地说:“公子,你比以前更有气质了……”龙永故意说:“我不是气质已经达到人间的极点了吗?怎么还会增长的?”春儿轻柔一笑,说:“公子难得打趣呢。”龙永站起身来,春儿帮他穿上衣服,龙永拿过镜子,发现自己的脸果然产生了一些变化。以前那些浪荡的样子有些变淡,而他嘴唇旁的笑意更显得柔和。怎么和别人接吻了一个晚上,居然反而变得不浪荡了?龙永百思不解,只好勉强归结为“色”帮他打通任督两脉后,让他脱胎换骨的作用。看了看天色,龙永吃过中餐后,便决定不去上课,直接去天豪集团“踩点”。吃饭的时候,其他几个女孩都羡慕地看着春儿,而夏儿一脸流露出不乐意来,龙永瞧在眼里也不解释,便让春儿送他去天豪集团。在一个无人的拐角处停下,龙永便走向天豪集团的总公司走去。那门卫看了看他,却没有阻挡。龙永不由奇怪,因为任何进入总公司的人要登记、说清理由才是。他走到一楼的柜台,那个服务小姐早就盯着他,此刻看到龙永向他走来,便声音轻柔地说:“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龙永昨天晚上经过不断地施展和补充真元,此刻全身散发着一种柔和的气息,而且加上他的英俊脸庞,更让别人为之痴迷,就不用说眼前这个服务小姐了。龙永笑笑,还没有说话,却是那服务小姐马上接口说:“你应该是来招聘的吧,在三楼,我领你去吧。”此刻她忘了不能擅自离开岗位的约定,不由自主地要把龙永带向三楼。龙永看到她这么热情,实在不好意思拒绝,便跟在她后面走到三楼。那服务员忽然很调皮地看了他一下说:“你今年大概十九岁了吧?我可以称呼你小弟弟吗?”“才十八呢。”龙永想到如果栅枕知道他被别人叫成小弟弟,不知道会怎么想?——龙永心头一跳,自己怎么会想起栅枕来,难道说……那服务员把龙永带到一个大厅,里面站着许多年青人,看到龙永被一个总台小姐送进来,正疑心他们的关系呢,却看到那总台小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就离开了。龙永在别人的注视里波澜不惊,他知道这些年青人大概是大学毕业后来求职的,龙永目光一转,却是向一个挤满人的角落走去。他知道上面应该是贴着对招聘人员的要求,自己如果去应聘一下这个职业,也挺有趣的,而且也可以看看天豪集团的效率。龙永挤进去,并没有使用真气,怕别人会诧异。看清了上面是招行政主管后,龙永满面诧异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,怎么不是从公司职员里选,而直接从新人挑?难道说公司没人了?就在此刻,龙永发现被另外一只柔嫩的手抓住,然后把他从人群里拉出来,一面嘟哝着说:“菲姐,你都看过好几遍招聘注意要点了。”龙永回头一看,看到一个脸蛋上一左一右都带着大红晕的女孩,她一头秀美的披肩发,人娇嫩如水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她这副美丽,竟然可以和江梅瘦相提并论。那女孩看到自己拉的是龙永,连忙把手缩回来,脸上顿时通红无比,人在龙永面前顿时手足无措。就在这时,人群里传来一个带些男子豪迈的声音:“多看看总没错的。”却是一个相貌和这个女孩七分相似、剪着齐耳短发的女孩从人群里挤出来,一脸戒备地看着龙永说:“你是谁?”原先那女孩此刻这才抬起头,对龙永说:“对……不……起……”她的话就像她的人一样娇羞,似乎每个字就在嘴边咬了一下,没有发出声音来一般。她说完后拉了那个女孩回头就走。那个女孩疑惑不解地看了一眼龙永,然后哈哈一笑,说:“你对他不起?没见你做什么坏事呀?”然后她回头对龙永说:“小弟弟,我这个妹妹对谁都很害羞的,你不用介意呀。”龙永笑笑,不作声。眼前两人分别是姐妹,可是性格却天差地别,他印象里忽然间告诉他这个娇羞的女孩曾在什么地方见过……龙永马上吓了一跳,不会吧,估计又是前身那个龙永的事情,他怕又想到以前他和别的女孩缠绵的事情,连忙止住自己的念头。在大厅候了十分钟左右,龙永终于看到一个衣着笔挺的人走过来,说:“所有人请都去五楼会议室。”在一帮学生后面进了电梯,他忽然发现旁边有人在打量他,回头看去,却是那个齐耳短发的女孩。她向龙永笑笑,说:“怎么?弟弟你也去参加招聘?”龙永点头说:“是。”他发现原先那个娇羞的女孩一直低着头,便奇怪地说:“她是你妹妹吗?”“对。你对她有意思了吗?”那女孩笑了笑,说,“她只要碰到生人,就不敢抬头和别人正视。今天下午她还有课呢,我把她硬拉过来了。”这个直爽的女孩接着说:“我叫月菲。你呢?”“你是月菲?”龙永诧异地读了出来,旁边的所有人一听都笑了出来,还隐约听到人嘟哝着:“我还秦桧呢……”月菲瞪了嘟囔的那人一眼,然后一把捏着龙永的手臂,作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在他耳边说:“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出丑?”“我怎么敢呢,月菲小姐?”龙永忍住笑说。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龙永忽然发现那个害羞的少女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很快地又低下头去,生怕龙永会吃了她一般。到了会议室,外面走来一个主考官,是一个全身带着朝气蓬勃的中年人,每个人都觉得他全身带着一种爆发力,可是他的脚步偏偏是那么沉稳。看着有这般气度的人,龙永脑海不由闪过一个名字——李飞。那人先是把目光一扫,龙永忙站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学生后面去,那李飞走到会议室的中间位置,说:“我是副总裁李飞。今天长话短说,这个行政主管是天豪集团的重要位置,所以今天我们撇开文凭,大家都放下手里的简历,说说在天豪集团目前的状态下,怎么样才能当好一个行政主管?你们轮流来。”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副总裁,几乎所有的人都诧异不已。那个被李飞指到的学生怯生生地说:“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天豪集团目前的情况。”李飞淡淡地说:“你来之前就没有去找资料吗?那对不起,你请便吧。下一位。”龙永知道在目前天豪集团走下坡路之时,招人只能用非常手段,不由心里佩服,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这李飞果然不简单。此刻另一个学生娓娓而谈:“我觉得天豪集团一直以来都是以严厉著称……”李飞皱了皱眉头说:“我是让你当行政主管, 蓝月亮精选料免费大全不是让你当政府领导考察。”那个学生一怔, 六合精选特马资料网顿时张口结舌。此刻龙永看到李飞的手指忽然向他这个方向指来, 香港最准网站特马资料龙永顿时吓了一跳。李飞肯定知道他这个神龙企业总裁之子的。此刻他忙低下头,生怕被认出来。而此刻,幸好龙永身边的月菲站了起来,娓娓而谈:“我觉得在去年,天豪集团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,才会让目前情况有些狼狈。”此言一出,所有的人哗然。月菲看到李飞示意的目光,便继续说:“去年大爆炸的事情纯粹属于意外,但是另外一件事情,却让很多人置疑。那次视察天豪集团产品的情况,因为一个未合格产品让天豪集团产生了数百万以上的亏损,虽然名气大震,但是却给人们带来很多疑问。第一,那个产品是欧小品牌的组装小型机械,为什么当时去考察的人有能力亲自检修?据说动作还狠熟练,难道那些高等考察人员以前做过检修员不成?第二,那次验收,刚好发生在那些产品几近生产完毕之时,难道他们全然不考虑公司的利益而去换来一个虚名?一个集团的成功不是靠名气就成的,如果要找这样的例子,可以筹划一个总价值并不高,而且选择在生长初期之时,这样找出未合格产品,才能以最小的损失换来最大的利润!”那李飞的眼里闪着精光,一直盯在月菲身上。月菲凛然不惧,对视着李飞。龙永对月菲不由刮目相看,她一语中的,能直言不讳,判断准确而细腻。只是李飞正是这件事情的“策划者”,此刻被精明的月菲点破,纵然佩服月菲的能力,但在他作为神龙企业卧底的这种情况下,自然是不会把她招入。此刻陆续站起了几个人,但说法都缺乏深意,过了几分钟后,李飞站起,说:“月菲同学留一下,其他人请去三楼,那里有五个主考官在等着你们。”所有的人都哗然,但马上都有秩序地走了出去。龙永走出门口,看到那个害羞的女孩在那里,便说:“你姐姐还在里面。”心里却有些奇怪,李飞既然不招月菲,怎么还和月菲谈话——纵然她是人才?!龙永刚想着,发现月菲已经走了出来,龙永便问:“李总是不是劝说你去神龙企业?”月菲大吃一惊,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龙永含笑不语,说:“我猜的。”他马上说:“我还有一些事情,那就告辞了。”月菲看着他的背影如有所思。龙永马上找人问了一下总裁的办公室,上电梯直接上了第十层,他站在办公室门口,对一个秘书说:“我有一些事情找秋总。”那秘书瞧了瞧他,说:“有预约吗?”看到龙永的气度,她这才询问。不然以龙永的年龄,自然轰出去了。就在此刻,李飞缓缓从电梯出来,他看到了龙永,面色顿时吃了一惊。那秘书很少见到向来镇定的李飞出现如此表情,不由对龙永的身份猜测起来。龙永微笑着说:“李总可好?”李飞藏不住眼里的诧异,付龙永的照片他可是看过无数次的,自然不会认错,可是这个付少居然知道他,难道他亲自带着神龙企业的计划来找他?上次付秋潮已经有意把hz的企业全权给付龙永负责,高级人员一般都知晓此事。这时秋天豪在办公室里看到李飞在外面和一个少年正在谈话,正奇怪,资料专区便走了出来,李飞沉静地说:“秋总,这位就是神龙企业付总裁之子付龙永。”秋天豪内心一震,连忙说:“付公子请。”他的公司只有数千万资本,和神龙企业比起来当真是九牛一毛,连忙对龙永恭敬不已。龙永走进秋天豪的办公室,淡淡地说:“秋总,我知道你们公司目前缺乏流动资金,请问需要多少才能打开局面?”秋天豪想不到龙永如此开门见山,当下略一思索,说:“至少一千五百万。”龙永说:“那好,我以私人名义借给你两千万,如何?”秋天豪最近在银行贷款方面吃尽了苦头,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心神一振,但是他目光里却流露出无比的疑惑:私下?龙永微笑着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要一分贵集团的股份。我所做的,是因为有人托付我帮忙的。”李飞眉头一皱,难道说是付总托付给付少的?秋天豪喜形于色。龙永又说:“不过我有一个要求,就是希望贵公司聘用刚才来招聘的一个人做行政主管,并且在决策上有很大的主权,当然,如果你们觉得她的计划有一丝漏洞,那自然可以取消她的计划,如果觉得没有一丝可取之处,自然可以撤换了她。”龙永早先听到月菲说:“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。”便知道,月菲绝对可以提出很好的计划,而这些计划里,甚至会提出细微的部分,自然不会让检修出不合格产品的事情之类再度发生。秋天豪和李飞此刻反而以为龙永推荐的这个人是龙永的傀儡。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龙永平白帮他们的原因。龙永淡淡地说:“她的名字叫月菲。”此言刚出,李飞怔住了。他从刚才月菲的发言情况判断,月菲绝对和神龙企业扯不上关系!龙永知道自己这一手成功牵制了李飞,同时他这次出现在天豪集团,自然也让李飞产生了戒心和疑惑,所以李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会有动作。而龙永没有和他亲自联系,自然就算还保留着他这个卧底。龙永把卡在秋天豪前面的机器刷了两千万,毫不犹豫地走开了。一楼的总台小姐今天一直心神不宁,脑海里一直回味着龙永脸上淡淡的笑容,她知道招聘会的一些情况,时不时地向楼梯和电梯出口看着。就在这时,她看到了龙永。她心下没来由一阵激动,可是就在此刻,龙永身后跟着的两个人,让她身体一颤。几乎同时,所有看到这个情况的人,面色都露出无比的诧异。那两人正是李飞和秋天豪!看这个情况,无疑说明了两大总裁是一起送龙永出来的!所有人都震惊着,他们心里纷纷在揣摩龙永的身份,而总台小姐脸上马上又羞又喜。喜的是自己和他搭讪了几句,就算是认识他了。羞的是,自己刚才还以为龙永是来招聘的人。就在此刻,龙永向那总台小姐善意地一笑。他向我笑了——总台小姐忽然觉得身体一轻,差点飘了起来,连回礼都忘了。而那月菲和她的妹妹正立在公司外面说笑,此刻看到龙永受到如此待遇,一时也呆住了。龙永淡淡地说:“秋总李总不必再送了,如果资金上还有一些麻烦,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秋天豪这些日来脸上堆积的愁云全部一扫而空,当下忙说:“付少放心,我会尽快将这笔钱还上的。利息方面,会比银行高一倍,如何?”向银行贷款,手续繁忙,而且最近秋天豪在银行里面吃尽了闭门羹,对公司的再生已经没有什么希望。此刻龙永即使提出高利贷,恐怕他也会答应。龙永自然不会在意那些利息,淡淡地说:“利息对我是若有若无的,不必客气。”他忽然指向月菲,说:“她就是我向你推荐的月菲小姐。”月菲被龙永手一指点,身不由己地走到龙永旁边。然后秋天豪忽然作出了更让无数人诧异的动作,他握住月菲的手说:“月菲小姐,很高兴你应聘成功成为我们的行政经理。”“行政经理?比行政主管更高一级?”月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行政经理可是需要提出整个公司行政的规划!龙永含笑对月菲说:“我知道你会胜任的。”便自行走开。而所有人看着他的背影一阵发呆。月菲看着两个总裁如此和善,而此刻自己梦想般的一步登天,竟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而这个神秘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?好像是因为他,自己才有这样的荣幸……奇怪的是,月菲的妹妹虽然一直害羞着,可是看到龙永的行为,她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诧异。第二天龙永来到学校,刚下车门,却看到不远处的花坛边正站立着一个女孩,全身雪白的衣服,皓齿明眸,美丽动人。那女孩看到龙永后便走了过来。龙永含笑着说:“栅枕小姐难道又在等我?”栅枕轻柔地笑着说:“付公子帮我父亲度过这个大难关,难道还不值得我等吗?我是特意来谢谢付公子的。”昨夜里秋天豪说起此事,栅枕方自说起是她恳求龙永帮忙。秋天豪面色顿时黯淡了下去,他以为女儿必然付出很多,可是栅枕却说起龙永并不要她用身体补偿,只是以同学之情意。秋天豪虽然觉得诧异无比,但之后便大声说喝酒庆贺。但栅枕却在别墅的角落里看到秋天豪默默流泪——自己的事业是女儿用这种方式去帮忙,难道这值得庆贺吗?栅枕内心本来坚强,叹息一声便偷偷走开。龙永忽然间有些不认识栅枕起来,她一直是那么淡雅地笑着,她把自己的思想永远藏在内心,永远一个人去承受,每个人看到她都会陪她高兴,可是谁知道她内心的悲哀?她能低声下气地和这个花花公子在一起,难道不算是付出牺牲吗?龙永知道别人的眼里,自己永远是那个花花公子。不过,他自信他会用真心去获得栅枕的爱——也许栅枕就是他今生所期待的女孩。此刻刚值第三节上课,龙永和栅枕走过操场。操场上有人上体育课,正有一些学生在踢球。里面有一个身材高大穿九号球衣的男生,忽然远远对栅枕吹了一下口哨,然后大喊一声:“美女。”栅枕没有回头去看他。那九号颠了几下球,忽然一脚把球踢了过来,然后又大喊:“美女,帮忙捡球。”其他几个踢球的男生哄然大笑。那九号看到龙永和栅枕无动于衷,便迅速地跑过来,拿到球后,带球走到栅枕面前,看也不看龙永一下便说:“这位同学,我是校队的主力,请问能认识你吗?”栅枕微微皱了一下眉头。龙永笑着对栅枕说:“要不要我帮你解决这个苍蝇?”那个九号面色大变,他想在栅枕面前保持风度,强忍着没发火,冷冷地说:“你敢接受我的挑战吗?”“你?”龙永瞥了他一眼,说:“你还不配。”“你……”那九号拽紧拳头,眼里几乎喷出火来,此刻龙永淡淡地说:“既然你是什么主力,我不妨陪你玩玩。”栅枕诧异地说:“我不知道你也会玩球。”龙永自信一笑,说:“我虽然没玩过足球,不过对付这个家伙是还绰绰有余的。”那个九号几乎火冒三丈,眼前这个人没玩过球居然也向他挑战?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按捺怒火说:“你想怎么玩?”龙永伸腿把球勾到脚下,示意了一下栅枕,栅枕马上听话地走到旁边去。龙永冷冷地说:“我会轻松地晃过你,你信不信?”那九号讥讽地看了龙永一眼,说:“凭你?”龙永昨天用真气运行过“风融穴”,发现能加快自己的速度,甚至可以在原地留下残影,此刻自然胜券在握,猛得身体一晃,脚下一扣,向左边扑去。那个九号想不到龙永的速度这么快,但是他的反应速度也不赖,身体一侧,看准足球的滚向,闪电般伸腿一拦!可是在这个时候,他惊异地发现,龙永身体一虚,居然硬生生把球拉到了右边!他刚才吃惊于龙永的速度,情急出腿,此刻见状更是大慌,忙向龙永的方向扑去,可是重心已经无法调整回来,人已经倒在地上!只一晃,就被对方晃倒在地!那些球员全部看呆了,这个校队的主力居然如此轻易地被对方羞辱!就在龙永晃过对方后,忽然把球用右脚顺势往前一拨,然后蓄力在右脚,猛得对准球的下方射出!那球闪电般飞向四十米外的球门!那个守门员大吃一惊,身体凌空飞起,向球扑去。可是那球速太快,而且打得刚好是死角,守门员勉强用手蹭到球,还是无能挡住球射入球网的结局!所有的人更是看呆了——这是怎么样的脚法?龙永淡淡一笑,不再看那个倒在地上的九号,刚才用了“暴烈穴”增加威力,用了“风融穴”增加速度,巨阙穴里竟然损耗了一大半真气,看来自己还要尽快提高自己的能力才是。栅枕一直平静的脸上露出难能的诧异,龙永微笑着说:“我以前的确没有踢过球——不过谁让那些苍蝇欺负秋大小姐呢。”栅枕恢复了脸上温柔的笑容,说:“付公子身上藏着很多秘密吧?据说阴霾之气是没有办法习武的。”龙永说:“你看我笑容这么阳光灿烂,像是得什么阴霾之气的人吗?”栅枕轻轻地垂下螓首。走到班级,却是江梅瘦的课。学生看着龙永和栅枕一起走进班级,都窃窃私语起来。可是栅枕和龙永面色坦然,自行走到位置上。而江梅瘦这节课却不知道为什么,不再刁难龙永问题。龙永一直认真听讲,他的同桌从没有见过龙永做笔记,此刻提心吊胆,生怕龙永作出其他稀奇古怪的举动。下课后,龙永走出班级,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就是那日在看光盘的时候,发现神龙企业最近准备狙击太龙股票。先是全力抬高价格,在突破太龙股票最高点后继续上升,之后通过行政手法逮捕太龙企业的总裁,然后通过内部人员恶意让太龙倒闭。关键的一步是在低价后把太龙股票全部收购,最后并入神龙企业。龙永心里灵光一闪,自己不是还有五千万的资金吗?可以乘机去淘金。就在此刻,拐角处忽然扑出一个人来,因为她身上没有带一点的真气波动,龙永反而没有觉察出来,顿时被那人撞在头上。而那人手里的几本书也哗啦散落一地。龙永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抬眼一看,发现眼前那个女孩的面容是如此的熟悉!她就是昨天那个月菲的妹妹!龙永马上想起了学校四大美女之中的月琼!正是她。此刻月琼看是龙永,面上更是羞红,昨天不经意拉了龙永的手,今天又撞上了他——昨天姐姐回去后一直念着龙永这个人,她便说了龙永的名字,月菲兴奋不已,便告诉她说要去追他,可是过了一会儿懊丧的说,他那样的身份肯定看不上她,昨天肯定是看在月琼是校友的份上帮她,于是丝毫不顾龙永的花花公子的名气,便央求月琼去追他。他可是一个滥情之人!月琼内心想着,希望自己以后千万不要碰到他,否则尴尬死了。此刻她忙弯腰去捡书,口里说出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:“对不起。”龙永倒是在等她捡完书后向自己道歉的,然后顺便问问月菲的事情,要知道月菲可是他安排下的一步棋。可是眼前的少女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,马上飞快地转身跑走了……看来自己的名号把她们吓坏了……龙永无奈地耸耸肩。

  据西班牙《每日体育报》报道,巴萨本赛季的目标不仅仅是赢得西甲冠军和欧冠奖杯,还包括让二队升入西乙。

,,香港两码中特网站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zheks.com/8Fsc5MYg1/26334.html
tag:她,一头,秀,美的,披肩,发,春儿,闭上,眼睛,感,

发表评论 (111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白姐必选一肖一码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